蓝月棋牌

09/05/2019

8月28日,全面質量管理推進暨中國質量協會成立40周年紀念大會在京召開。大會以“全面質量管理助力高質量發展”爲主題,由中國質量協會主辦。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出重要批示,肯定了中國質量協會成立40年來,爲我國全面質量管理推進做出的貢獻,並對中國質量協會和廣大質量工作者提出要求和希望。

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顧秀蓮,中國質量協會會長賈福興,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趙愛明,中華全國總工會書記處書記王俊治,民政部、發改委、工信部等相關部門負責人出席,中國建材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宋志平應邀參加開幕式作主題演講,並作爲企業家代表和賈福興會長、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小米集團董事長雷軍共同見證質量誠信暨全國“質量月”活動的啓動儀式。

在會上,中國質量協會決定對我國全面質量管理推進40周年做出特殊貢獻的功勳人物、卓越企業家等進行表彰,鑒于在全面質量管理推進上做出的突出貢獻,以及長期以來對中國質量事業的關心和大力支持,宋志平被授予“全面質量管理推進40周年卓越企業家”稱號。宋志平把質量管理作爲企業經營的一項重要工作,2014年曾獲“中國傑出質量人”,2015年曾獲亞洲質協的“石川馨—狩野”獎。

宋志平在主題演講中,首先代表中國建材集團對中國質量協會成立40周年表示祝賀。他表示,中國質量協會始終致力于傳播先進的質量理念和質量技術方法,卓有成效地推進全面質量管理,幫助企業提升質量管理水平和人員素質,深受廣大企業和社會各界好評。接著他圍繞“樹立正確的質量觀”的主題,結合自身40年來的企業管理曆程,從“質量是國家發展水平的象征、質量是企業的生命、質量是企業家基本的人生態度”等三方面和與會嘉賓分享了對質量管理的獨到見解和觀點,受到與會代表的一致好評,現場反響強烈。

談到“質量是國家發展水平的象征”,宋志平通過案例分析美國、日本、德國等國質量發展過程,結合中國改革開放進程以及當前國際形勢,系統闡述我國企業質量管理面臨的挑戰,強調質量立國、質量強國,質量是國家發展的基礎。談到“質量是企業的生命”,宋志平分享了自己在北新建材、中國建材工作以來在質量方面的管理心得,指出企業最核心的是質量。他用“一個腳印”的故事,生動诠釋了質量管理在企業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中國建材始終堅持“質量上上、價格中上、服務至上”理念,同時推出“345”管理模式。“3”是三精管理,以“組織精健化、管理精細化、經營精益化”提升運行質量,“4”是以“高端化、綠色化、智能化、服務化”推進轉型升級,“5”是堅持“優技、優質、優服、優價、優利”的五優經營路線。談到“質量是企業家基本的人生態度”,宋志平表示,企業的生存發展靠質量,質量和服務要一貫的好,“過剩”質量值得鼓勵。企業要把創新精神、工匠精神和企業家精神結合起來。當前我國正經曆從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發展、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的階段,要把追求質量誠信作爲企業發展不懈追求的目標。

會上,北新建材同時獲評“全國質量獎”,是唯一一家榮獲第十八屆全國質量獎的建築材料企業。北新建材董事長王兵代表公司領取獎杯和證書。“全國質量獎”是北新建材繼榮獲中國工業領域最高獎——中國工業大獎之後,榮獲的又一重量級獎項。“全國質量獎”代表中國質量管理領域最高榮譽,與歐洲EFQM卓越質量獎、美國波多裏奇國家質量獎、日本戴明獎是全球四大權威質量獎,只授予質量領域取得卓越績效的最傑出企業。第十八屆全國質量獎評審工作曆時兩年,以“卓越引領——邁入高質量發展新時代”爲主題,以質量提升、品牌建設、創新驅動、節能環保、轉型升級、激發活力、風險管理等爲關注重點,堅持“高標准、少而精、樹標杆”的原則,經過嚴格的資格審查等程序産生。

分享精彩演講實錄:

 

各位領導、各位嘉賓:

大家好,首先我代表中國建材集團熱烈祝賀中國質量協會成立40周年!中國質量協會這些年始終致力于傳播先進的質量理念和質量技術方法,卓有成效地推進全面質量管理,幫助企業提升質量管理水平和人員素質,進而提升經營績效,深受廣大企業和社會各界的好評,提高了中國産品在國際上的質量形象。

今天我特別感謝中國質量協會授予我“全面質量管理推進40周年卓越企業家”的稱號,同時也給予我主管的企業北新建材“全國質量獎”獎項。我今天也很激動,因爲中國質協2014年也曾授予我“中國傑出質量人”,2015年中國質協還推薦我成爲亞洲質協頒發的“石川馨-狩野獎”的獲獎者,我對中國質協滿懷感激之情。

今天我演講的題目是“樹立正確的質量觀”,主要分三段話與大家交流。

 一、質量是國家發展水平的象征

我们现在常讲德国的质量、日本的质量,全世界都觉得他们的质量非常好。其实十九世纪末,德国的质量很差,“Made in Germany ”是一个落后的象征。当时英国政府就告诉德国,所有运往英国的德国生产的产品必须打上德国制造,以此说明德国生产的是劣质品,来区分它和英国以及其他国家制造的质量水平。德国知耻而进,才有了后来的德国制造。日本也一样,在上世纪50年代,日本的质量也很差。当时丰田车进入美国市场,美国报纸上的漫画描述的是丰田车抛锚了,几个人在车尾推车,漫画底下标注着“Made in Japan”,日本制造也曾经是质量低下的代名词。日本后来经过戴明、石川馨、狩野等前辈的努力,推动了日本的质量变革,使得日本的产品质量飞速提升,之后日本的质量堪称世界一流。日本索尼公司的董事长盛田昭夫写了一本书,书名用了当年美国人挖苦的这句话《Made In Japan》,在中国被翻译为《日本第一》,实际上不是想说日本第一,而是为了一雪前耻。

我上世纪80年代第一次去美国,当时在美国超市想看Made in China的产品,却怎么也找不到,后来服务员说中国的产品不能上架,都在地上的大筐里。我一看果真是,里面的产品都是Made in China。这件事离今天也只有30多年的光景,可今天中国的产品已经行销全世界,产品都摆在全世界超市的货架上。不仅是生活用品,还有我们的工业品,像中国建材的水泥、玻璃装备占全世界的65%,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在全世界范围内,不知是否还有哪个企业能有这样的市场占有率。我们的水泥、玻璃装备在全球的占有率为什么能有65%?那是因为我们的性价比好、质量好、价值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30年前,中国的水泥装备和玻璃装备都是买跨国公司的,而今天跨国公司都会买中国建材的。但这三十年走过的路程非常不容易,是我们中国人在质量上、在技术上奋起,才有了这样的成绩。今天国际上虽然有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但产品的性价比、质量还是消费者最为关心的。我们不怕贸易战,因为我们有底气,我们产品的质量、技术、性价比都处于领先地位。

质量是一个国家的象征,过去德国、日本崛起,也是因为重视了质量。美国上世纪80年代也曾走过一段弯路,他们重视降低成本,而忽视质量,导致了美国工业界的衰退。在我国改革开放初期或计划经济时期,我们也曾出现只重视成本的情况,也走过这样的道路,后来开始重视质量,推进全面质量管理。中国质协成立后,指导全国企业的质量发展,我们才有了今天质量管理方面的成绩。质量水平是一个国家的象征。今年是中国质协成立40周年,特别有意义。40年前,我们很难想象今天Made in China的产品能行销全世界。那些贸易保护主义者害怕的就是中国的产品、技术和质量。从改革开放初期发展到今天,我们就坚信质量立国、质量强国,质量是我们国家的基础。

二、質量是企業的生命

企業到底靠什麽生存?就是靠質量,企業裏最核心的就是質量。今天8月28日,既是中國質協成立40周年紀念日,也是中國建材旗下北新建材的40年紀念日,也是我大學畢業工作40年,三個“40年”,非常有意思。今天中質協授予我“卓越企業家”這個獎項,坐在台下我也是心潮澎湃,回想起我最初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工廠的質量員。當時北新在建一條進口生産線,我在岩棉車間當實驗室主任,主要任務就是進行質量控制。1980年5月我到歐洲學習,主要就是關于質量控制,學習測公差、測容重等。那之後我從一個質量員成長爲一位央企領導人。在當時,想要買一本關于質量控制的書都很難,只有很少書店有一些影印版,因果魚刺圖、高斯曲線等這些質量方法都是我們從外面學來的。

北新比较早就走上了一条质量管理的道路。我是1993年当的北新厂长,当厂长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罚了自己当月的工资。为什么?因为北新生产的一种岩棉吸声板出口到韩国,韩国人打开之后发现,其中一片板上有一个脚印,他们提出必须要退货。北新的干部觉得韩国人是在小题大做,一集装箱的产品,只有一片岩棉板上有一个脚印,为什么要退货,认为韩国人是在找麻烦。但是我认为这是一次给大家做质量教育的机会,在会上我就提出,这是一件大事,这一个脚印,不是踩在产品上,而是踩在北新建材的金字招牌上,踩在了经营者的心上,我提议从我本人开始罚款,往下逐级罚。我当时的工资是每月500元,全部都被罚掉了。我回去告诉我太太:“我这个月的工资没有了。”我太太说:“为什么没有了呢?”我说:“因为一个脚印。”今天北新的产品能做到全球第一,就是从那个脚印开始的。刚才大屏幕里有海尔张瑞敏带着大家砸冰箱等片段,中国企业大多经历过这个过程。如果没有这个过程,没有后来我们对质量的反思,也就没有今天的“Made in China”。后来北新引入ISO9000的时候,有很多认证公司都来找我们,我要求干部们去找最苛刻的认证公司,哪家不容易通过就找哪家。当时找了一家法国的认证公司,这一场ISO9000的认证,也是一场质量的贯标和教育,后面我们有了一系列的国标贯标。2008年以后,大家开始进行卓越绩效的国标认证,就是现在的PEM,北新也是比较早的贯标,今天获得中国质协颁发的“全国质量奖”。

可能大家會奇怪,中國建材處于充分競爭領域,又是央企背景,宋總爲什麽會得獎?原因很簡單,因爲中國建材一直把質量放在第一位,力求把普通的産品做到最好。做企業沒有訣竅,就是質量一貫的好,服務一貫的好。如果能做到,就能立于不敗之地。北新建材就是這樣,所以它的石膏板能賣到全球第一,而且它的價格能夠高過跨國公司。中國産品的價格高過跨國公司的不是很多,但中國建材的石膏板算一個。可能很多人還不知道什麽是石膏板,它是做隔牆和吊頂的材料,居然能做到全球銷量第一,做到全球市場價格最好。現在中國所有的大型工程和著名工程都采用我們的龍牌石膏板。去年北新建材稅後利潤24億元,這很不容易。

2002年我從北新建材調到中國建材做董事長,最重要的工作也是從質量入手。中國建材最初是一家規模很小的企業,我去的時候銷售收入只有20億,去年做到了3500億。剛才我和雷軍聊天,聊起七年前我倆在水立方一同領獎的事情。我記得那次認識雷軍時,小米的收入只有70億,今年做到2000多億,聽後我也覺得特別高興。中國建材從當時的20億做到去年的3500億,排在世界500強第203位。中國建材爲什麽能有這麽快速的發展?

我經常問大家,“你喜歡水泥嗎?”大家就哄堂大笑。我就聽懂了,可能在座很多人不是那麽喜歡水泥,可是誰都離不了水泥。銅有4000年的曆史,鐵有2500年的曆史,但是水泥只有180年的曆史,巴黎、聖彼得堡等地的建築包括中國的故宮都沒有水泥,都是石頭、磚頭和木頭。但是試想今天如果沒有水泥,深圳特區、浦東新區、港珠澳大橋、川藏鐵路等怎麽建設?這些都無從談起,關鍵是水泥也得靠質量。舉個例子,現在修的川藏鐵路,94%以上是隧道和橋梁,都需要特種水泥,過去這種特種水泥需從國外進口,如果全靠進口,修川藏鐵路這樣的基礎建設工程成本將會很高,現在中國建材就可以提供這樣的特種水泥。還有頁岩氣打井用的水泥過去也是進口,現在也都是中國建材來提供。就水泥而言,如果我們做不了特種水泥,如果水泥質量不合格,都需要去進口,靠進口就會是天價。過去建高鐵用的頂級水泥,進口價是每噸2000元,現在中國建材提供每噸也就幾百元。玻璃也是如此,我們用的手機,模組是四片玻璃組成,兩片液晶面板玻璃,一片觸摸屏玻璃,一片表面防劃的金剛玻璃,現在底下又加了一片指紋識別玻璃。四片很薄的玻璃,過去我們做不了,現在中國建材也都能供應,再也不用從美國、日本進口了,而且我們做的這種玻璃質量非常好,所有指標都達到國際領先水平。

一路走過來,做企業管理我也有一些心得體會,歸納起來就是“345”。“3”是指三精管理,即組織精健化、管理精細化、經營精益化。“精健化”就是組織結構不能臃腫,一定要精健。中國建材是一個很大的組織,這些年不停地進行壓減工作,企業層級從7級壓到4級,壓減470家企業,瘦身健體、增加活力,這些都很重要。“管理精細化”就是提質量、降成本、增品種,核心就是質量。“經營精益化”就是要突出效益,做企業的前提就是要賺錢,只有賺了錢才可能去創新、去投入,一個虧損企業是不可能做好質量的。“4”是指四化轉型。一是高端化。高質量發展是中高端結構發展,我們建材行業已經是中高端水平,現在要做的是向高端化轉型。二是綠色化。建材産品關系大家的生活,今天我們在這裏開會,都被建材包圍著,因此建材綠色化的原料、生産和使用,對我們來說就至關重要,關乎老百姓的生命健康和安全。三是智能化。這不僅能節約能源,還能使我們的産品更加精准,保證質量,減少誤差。四是服務化,就是生産服務化、制造服務化、産品服務化。“5”是指五優路線,即“技優”,技術要優良;“質優”,質量要優良;“服優”,服務要優良;“價優”,價格還要好;“利優”,效益要良好。“345”是我做企業的一些招數,整個集團從上到下都在貫徹落實,每個板塊都在紮實推動相關工作。

中國建材參加了155家企業共同發起的中國工業企業全球質量承諾,我們簽署了承諾書。中國建材也是聯合國全球契約組織的成員,一直以高標准要求自己。現在中國建材有七項業務規模排全球第一,質量也是處在全球領先水平。比如全世界每10噸水泥,中國建材供應的就有1噸,這是個天文數字。過去企業在發展過程講“有沒有”,現在是講“好不好”,過去重視速度和規模,現在是重視質量和效益。現在營業收入也不是中國建材的主要目標,我們主要的目標是競爭力,是質量、品牌、效益等指標,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這幾年,中國質協給了我們不少鼓勵、獎勵,也深入到我們企業,幫助並指導我們做了很多工作,賈會長多次到我們的企業,指導我們的工作,在此也特別感謝中國質協。

日本的質量是怎麽起來的?是戴明先生推動的,戴明是美國人。爲什麽亞洲質量獎叫“石川馨-狩野”獎?是石川馨先生他們那個時候發起了日本全面質量管理運動,帶來日本質量的新生。我們也一樣,袁寶華老先生是我們中質協的名譽會長,他在經委時搞的管理十八法,我現在都還記憶猶新。改革開放初期,我們在質量控制上向日本學習了不少東西。20年前,我去日本豐田參觀過,因爲日本豐田公司是全世界最好的汽車公司,也是效益最高的一家公司。去年我又專門去拜訪日本豐田公司,參觀了生産流水線。讓我感到驚訝的是,20年過去後他們現在用的還是最初的那些管理原則,還是看板管理、零庫存。有一個情節印象深刻,汽車做好以後,有一個工人拿個小錘子,會敲敲每個螺絲、螺栓,聽聲音,看擰得是不是適度。我想起20年前也看到過同樣的情景,真是幾十年如一日。

五年前,我到中車的青島車輛廠參觀,看完以後,我對當時的南車董事長趙小剛說,“我看過日本川崎的工廠,我覺得我們今天不輸于他們,看到我們自己做的高鐵,我心裏很豪邁。”他對我說,“宋總,我們還有差距,我們是形似神不似,日本人是‘我要做’,而我們是‘要我做’”。他看到了本質的差距。我們的産品即使今天打遍全球,也還要看到別人的長處。今年3月,我專門去了德國的斯圖加特,看奔馳汽車。因爲汽車往往標志工業管理質量的水平,我就是想看一看他們和之前的區別。對比一下德國人和日本人的區別到底在什麽地方,回答我心中的一些問題。“虛心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後”。今天即使我們的企業做得不錯,也還是要向別人學習,還要多溝通。質量是企業的生命,企業一定要把質量放在第一位。做好質量並不複雜,就是要堅持一貫的好,長期做下去。就像日本人敲小螺栓一樣,一敲敲了幾十年,我們也必須這樣紮實去做。

三、質量是企業家基本的人生態度

每個企業都有領導,董明珠、雷軍和我都是企業領導。企業領導在質量問題上是怎麽看,關系到企業的生存和發展。從短期來看,可能一個新産品、新廣告、新的促銷手段能贏得一時的市場。但長期來看,一個企業的生存和發展是靠質量。質量一貫的好,服務一貫的好,能不能做到?我在北新建材做了4年技術,開始就是質量控制員,然後做了10年銷售員。10年銷售員裏有7年是銷售廠長,做了10年廠長,在中國建材做了17年,中間還有5年任職國藥集團董事長。我到國藥集團,國藥集團收入從360億做到了我離開時的2500億,去年他們做到了4000億。我離開北新的時候,交給他們12個字,就是“質量上上、價格中上、服務至上”。質量就是我們要有“過剩”的質量,一定要比別人的好,不是達到要求就可以,一定要好上加好,願意在質量上花一些過剩的成本來確保質量。你說1萬次不壞,我要讓它變成1.5萬次不能壞,雖然成本高了,但是做好質量不能有負工差。我在工廠當質量員時,車間主任跟我說,“小宋,弄點負公差,我們能多生産出很多産品,可以多賣點錢。”我說,“從來沒有負公差,公差就是公差,無法掌握成負公差,這個概念是錯誤的,只能往正公差移,我們要做更好的産品。”以前石膏板跨國公司打進來,最後北新在競爭中贏了它們,就是因爲質量上上。什麽是“價格中上”?質量有成本,不追求那種廉價的、低價的惡性競爭,否則那種企業是做不下去的,最後也無法保證質量,會傷害消費者。低價的惡性競爭是把“雙刃劍”,既傷害消費者,也會使企業垮台。北新能做到今天,能賺那麽多錢,能發展得那麽快,就是堅持了12字基本原則,現在全球發展還要占全球市場,靠什麽能做到?還得靠質量第一,質量做到最好,自然就能贏得市場。

做好質量,還需要工匠精神,得幾十年如一日地做。我經常和年輕人說,做好一個企業,可能需要10年到20年的時間,如果想做到極致,可能要30年到40年的時間。有人問,“宋總,您是怎麽算出來的?”我說,“不是算出來,是做出來的。”北新建材做了40年,中國建材做了40年,還有一家玻璃纖維上市公司中國巨石做得也很好。我們做質量要有工匠精神。今天大家都喜歡講顛覆性創新,我也喜歡講,也害怕顛覆,但持續性的創新、管理、質量控制是我們做好制造業、做好實體經濟的根本。我們做企業需要把創新精神、工匠精神、企業家精神結合起來,這樣企業就會無往而不勝,少哪一種精神都不可能成功。尤其是工匠精神,今天需要5G、AI等高科技産品,但也需要如指甲刀、圓珠筆這些日用産品。大量的生活用品,如衛生潔具抽水馬桶能不能做好?做好了,我們就不用跑到日本去買馬桶蓋。過去我們去日本經常會買兩種東西,馬桶蓋和電飯煲,日本公司的服務非常好,爲了方便顧客,中國人買東西時,他們還做格外的盒子和提手。我們是14億人的大國,對于企業來講,我們坐擁14億人的市場,同時又有國外的大市場,我們得天獨厚。這麽大的市場供應,需要把東西做好,不要因爲市場大,就“蘿蔔快了不洗泥”。我們要學習工匠精神,把産品做到極致。

質量還是品牌的基礎。記得曾有領導人說過,“我到國外看到日本、韓國的廣告,怎麽看不到我們中國的廣告?”我說,“現在有華爲、有格力的廣告。”我到非洲去,看到格力的廣告,回來我和明珠說,“我看到了你的廣告,覺得特別親切。”我們衡量質量最後還得回到品牌上,如果東西做不好,就會砸牌子;如果質量一貫的好,加上品牌宣傳,我們就能出現很多國際品牌。瑞士只有800萬人口,人均GDP居然是7.2萬美金。瑞士有很多品牌,這讓我十分吃驚。今年1月份,我去達沃斯參加會議,利用兩天時間專門深入瑞士企業參觀考察,問他們的品牌到底爲什麽能做這麽好?誰也沒有說清楚。想來想去,想起他們告訴我的一句話,“在瑞士公司,品牌計劃、品牌戰略是一把手戰略,是一把手親自管品牌的。”我也想把這句話分享給大家。

現在我們正在經曆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發展的階段,中國要從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變。我們也正在從“有沒有”向“好不好”、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的轉變。但宏觀的轉變需要微觀的托底,這就需要每個企業都能做好,只有每個企業都做好,宏觀的事就能做好。“千裏之行,始于足下”,讓我們大家一起把創新做好,質量做好,管理做好,服務做好,市場做好。

謝謝大家!